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城故事 > 正文内容

西汉盛衰之转折点:汉武帝与巫蛊之祸

2015-11-19 | 分类:小城故事 | 评论:0人 | 浏览:1,163次

人们往往用至诚的外表和虔诚的行动来掩饰自己魔鬼般的内心,明明是一己之私却总是要安上顶冠冕堂皇的帽子,再年轻的人也不例外。

“若得阿娇作妇,当作金屋贮之。”在相传为班固编撰的野史《汉武故事》 中,时为胶东王的汉武帝刘彻如是说。

所以在日后长达十年的宫廷斗争结束,他如愿登上了皇位。这场杀人不见血的皇位角逐中,刘彻之所以能成为最大的赢家,馆陶公主刘嫖无疑是他最大的助力。所以在武帝即位之后,长达十几年的日子里,陈氏一族专权日盛,气焰滔天。

任何人都无法容忍别人在自己头上撒野,更何况是皇帝,即便这放脱的人是自己的丈母娘。

不久这位年轻的皇帝便开始了行动,据班固《汉书·外戚传》记载“初,武帝得立为太子,长主有力,取主女为妃。及帝即位,立为皇后,擅宠骄贵,十余年而无子,闻卫子夫得幸,几死者数焉。上愈怒。后又挟妇人媚道,颇觉。元光五年,上遂穷治之,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巫蛊祠祭祝诅,大逆无道,相连及诛者三百余人,楚服枭首于市。使有司赐皇后策曰:‘皇后失序,惑于巫祝,不可以承天命。其上玺绶,罢退居长门宫。’”陈氏一族因为魇镇事件,就此衰微。纵观此次事件,汉武得阿娇作妇,却不见金屋,反而因一次巫蛊事件罢退陈皇后于长门,使其郁郁而终。

 

所谓巫蛊魇镇,是指巫师利用邪毒之术,设法诅咒人的统称。汉武帝晚年迷信神仙、巫师和方士。巫蛊也是平民、大臣、后宫女子之间常用的攻击陷害手段。在西汉和汉朝之前时代,人们对巫蛊厌胜之术深信不疑。为求通达,术士们纷纷聚集在京城寻求机遇。汉武帝作为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皇帝,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思想文化等方面都有重大功绩,不胜枚举,而巫蛊之祸不仅是其人生中的一大憾事,也为大汉王朝的辉煌带来了一层不祥的灰霾。

或许是因为年轻的时候简衣素行老的时候才会浓墨重彩。武帝在晚年的时候大兴土木,骄奢淫逸,据班固《汉书》中记载,武帝尝自言“能三日不食,不能一日无妇人。”再加上这位年轻的帝王在其全盛时期弃高山烟霞陈阿娇而不幸,反娶平原尘埃卫子夫之盛宠,可算是无抱柱信。《千字文》中有一句话“祸因恶积,福缘善庆”。如此说来,后来的巫蛊之祸也算事出有因了。

巫蛊之祸是汉武帝晚年所发生的一起震惊全国的政治事件。指汉武帝征和二年(公元前91年),奸佞江充诈称武帝得病是由于巫蛊作祟,以预先埋设的偶人诬害太子,结果造成太子及其家属全部遇难,野鸡变凤凰的代表、昔日盛宠的卫子夫也不能幸免于难,而后自杀。

如果把汉武帝比喻为一头雄狮,那么这头雄狮在其迟暮的时候性格是多疑的,对方士神巫愈加笃信,一生的记忆昏聩的如一张墨染的白纸,对身边任何人都不信任,而这恰好被工于心计的江充所利用。据《汉书·卷六十三》记载,武帝末,“卫后宠衰,江充用事。充与太子及卫氏有隙,恐上晏驾后为太子所诛,会巫蛊事起,充因此为奸”。

太子刘据(卫子夫生子)性格仁恕温谨,皇帝嫌其材能少,不类己,而且他还宽厚仁慈,平反冤狱。老话说得好,宁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。刘据的宽厚似乎成了其不可饶恕的罪,不仅招致一些小黄门(也就是太监)的陷害,而且还被一些酷爱用法的奸臣诋毁。

汉武帝迷信巫神之说的目的就是希望自己能长生不老,可惜天不遂人愿,皇帝自身反而年迈多病,连平常人都不如,长生不死的希望便更加渺茫。在理想与现实巨大反差的作用下,他追求长生的欲望更为强烈,也更加迷信巫蛊之说,对于权力的控制欲不减反增。强权政治要求的是绝对服从,对于别人诅咒自己的行为他自然是深恶痛绝,于是变得有些疑神疑鬼,皇帝的多疑被奸臣江充很好地利用。

汉武帝晚年信任工于心计的大臣江充,而江充素来与太子不和,所以担心武帝死后,太子即位会对自己不利。眼看武帝久病不愈,时日不多,抱着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的想法,他决心借助巫蛊之罪来构陷太子,这位大臣陷害的手段极为高明,波及面也非常的广泛。

据司马光《资治通鉴·卷二十二》中记载,“民转相诬以巫蛊,吏辄劾以为大逆无道;自京师、三辅连及郡、国,坐而死者前后数万人。”在如此风声鹤唳的情况下,江充又假称宫中巫蛊之风蔓延。惶惶不可终日的汉武帝立即派他追查,早有准备的江充以太子宫中得木人最多,又有帛书,且所言大逆不道,具以上表。太子很是惶恐,想亲自到甘泉宫向武帝表明心意,江充哪里会让他如愿。于是太子被迫起兵,杀死了江充、又烧死胡巫,惧而逃走。武帝很快诏遣宗正刘长乐、执金吾刘敢奉策收皇后玺绶,无奈之下,皇后卫子夫选择了自杀。而不久之后,她的儿子也没有幸免于难,出逃的太子知道自己难以脱身,便自缢而死,二位皇孙也一同遇害,算得上是汉朝历史上一幕比较悲惨的家族剧了。

在巫蛊之祸之后的几年,太子的冤情才现于世。据班固《汉书》中记载“久之,巫蛊事多不信。上知太子惶恐无他意,又有高寝郎车千秋,变讼太子冤案,曰:‘子弄父兵,罪当笞;天子之子过误杀人,当何罪哉!’”幡然悔悟的汉武帝召见了车千秋,并立即任命他为大鸿胪,调查并且严惩陷害太子和捕杀太子的人,族灭江充家,焚苏文,兵刃于太子的人也被灭族。而后汉武帝在儿子去世的地方建立思子宫与归来望思之台,用以表达自己对儿子的思念和哀悯,但为时晚矣。从“天下闻而悲之”的夸张笔法中,仍然可以体会到时人对汉武帝父子相残的同情与唏嘘。

大量政治高层人物被杀,国本被极大地动摇,多数史家认为巫蛊之祸是西汉由盛转衰的转折点。巫蛊之乱发生于国都,前后有将近四十万人受到牵连。戾太子刘据的自杀让汉武帝刘彻多年培养的接班人计划落空,朝中大臣也广受诛连,导致后来的外戚霍光专权。巫蛊之祸后不久,汉武帝下达轮台罪己诏,开始反思和调整自己的执政策略,大规模减少军事行动,将执政的着力点更多地转向了“富民”,而不再是对外用兵。

细细想来,从陈皇后的巫蛊厌人再到武帝亲儿子的巫蛊之祸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无论是汉武帝勃然大怒的追查还是太子和卫子夫的相继自杀,究其根源,也都是因为一种恐惧,而这种恐惧无非是权力的作祟。

来源:爱赚网(微信号/QQ号:Q群:738424720),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!

  • 评论:(0)

站内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