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

唐婉出身书香门第,与陆游是表亲关系,二人从小一起长大。很早的时候,陆家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,定下了文静灵秀,才华横溢的唐婉,两人长大成人后便结为百年之好。

陆游20岁时,娶了16岁的表妹唐婉。

唐婉才貌双全,两人可以称之为金童玉女,婚后两人甜甜蜜蜜,如胶似漆,而沉浸在蜜罐里的陆游也因为坠入温柔乡,日里品茶对诗,填词作曲,作画对棋,赋歌而舞,仿佛世间天地唯于二人,把科举和功名都抛在脑后。

那时的他们不知何为离愁相思之苦。

陆游的父母为此很是着急,对他进行了苦口婆心的劝阻,结果陆游并没有听进去,对此,陆母逼迫,陆游唐婉和离。结果唐婉并没有收敛起卿卿我我的爱情,依然我行我素,婆婆于是痛下杀手,毅然让陆游休妻。

陆游当然不愿意,但是他又是孝子,三番五次地反对无效后,只好做出了休妻之举。临别之际,唐婉送了陆游一盆秋海棠,她称其为断肠红。陆游心中五味杂陈,他说,这应叫相思红才是。今日一别,愿卿珍重。

就这样,陆游和唐婉彻底决断了关系。

相依相伴三年之久,却难以白首。旧时的书房院落,阁楼高台再寻不见佳人身影,看着这秋海棠,回忆起自己和唐婉三年的相守相知,面对物是人非的情景,他陆游怎能不相思断肠。

沈园相遇,相顾无言

十年后陆游回到老家,到绍兴有名的沈园游玩,在这里,他遇到了自己心心恋恋的唐婉,二人于园中四目相对,恍惚又迷茫,眼中不知是情,是怨,还是念,凝眸相视,时光目光都在此刻凝固。

相顾无言,或许是想说的太多又不知从何说起,或许是压在心中的情太久,以至于不知是真还是梦,怕一开口便是梦醒人散,终于,唐婉迈起沉重的脚步从陆游身旁走过。

陆游有感而发,在园上题了首《钗头凤》:

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

错 、错、 错!

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

莫 、莫 、莫!

陆游自唐婉离开后才回过神来,他追寻着唐婉的身影,看到她和赵士诚浅酌慢饮,不禁想起那些过往。世人皆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也只是未到伤心处,他恍恍惚惚自行离开,既然她已有新的生活,自己又怎能去干扰她。

原来唐婉再嫁赵士诚后,唐婉却一直不能把陆游忘了,她能把旧情收藏,特别是看到陆游的题诗后,唐婉情难自以,在沈园上写了一首《钗头凤》:

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;晚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倚斜栏。

难、难、难!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;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询问,咽泪装欢。

瞒、瞒、瞒!

后来,陆游无意中把写于沈园墙上的情诗宣传于外,而他和唐婉的事也等于公布于大庭广众之下。

她这些苦楚又有何人知晓,陆游啊,你在何方?你可安好?唐婉自沈园归来后便是一直郁郁寡欢,看了陆游的《钗头凤》她思之如狂却又无可奈何,年仅35岁的唐婉此后终是相思成疾,郁郁而终。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